服务电话:010-68570776 68570774
10万客户首选 20年品质追求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行业动态 >> PPP的盛世隐忧:金诚集团和东方园林案例分析

PPP的盛世隐忧:金诚集团和东方园林案例分析

来源:中国拟在建项目网    2018/11/06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必威体育 www.41ty.com   3P,指的是PPP模式,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(Public-Private Partnership),是一种鼓励民营资本、私营企业与政府进行合作,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合作模式。那么其实从3P模式的设计初衷是非常好的,能够让民企、民资参与基建的狂欢,同时又能够降低地方债。但是事物总是有多面性,有的把PPP玩成了庞氏骗局,有的则因PPP吃太多而快要被“撑死”了。比如金城集团和东方园林。

  一、5700亿PPP庞氏骗局~金城大厦将倾

  2018年6月14日,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共同主办的“2018陆家嘴论坛”在上海举行。郭树清在主旨演讲中再次告诫消费者投资的过程中要注意风险。郭树清说“理财产品收益率超过6%就要打问号,超过8%很危险,超过10%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”。

  2018年8月6日,风雨飘摇中的金诚集团,在总部召开了2018年半年度全员大会。因为大举裁员,所谓“全员大会”,其实并没有多少人。当初号称的上万名员工,不知去向了哪里……

  会上,韦大大说:不管未来如何,我愿意站在这里承担所有责任...。不过,韦大大的自信,并未能感染众多的投资者。因为在此前的7月9日,金诚集团决定:部分产品展期6-12个月(意思就是不能如期兑付了)。此后,不断有投资者赶到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的金诚集团总部,要公司给个说法。

  到10月份,金城集团第三季度会议的时候,韦杰董事长还进一步指出,尽管我们充满信心,但是在目前的宏观背景及集团现状下,所有金诚人还是必须充分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必须做好最困难的准备,用“破釜沉舟”的决心和勇气去面对接下来的工作,用最坏的打算去迎接最好的结果。

  投资者与金诚的谈判

  面对围堵的投资者,金诚集团给出的答复:是的,我的理财到期了,由于公司出现了流动性紧张,所以我们暂时无法兑付本金和利息,但是保证6个月内兑付,我们可以签个补充协议。

  我看了下协议,上面字句了了,大概意思是:

  客户,你的产品到期了,但是暂时不能兑付,我们保证6个月内连本带息,以及这6个月的利息一起兑付,现在你可以选择几种方案:

  1. 签了这个协议,我们保证还;

  2. 我们帮你打折30%,转让你的份额,不一定转让的了;

  3. 可将本金和利息,换成我公司的股票,行权价格是3.5。

  最后居然还有一句条款,每位客户必须保密,如有泄密,视作无效。

  我心里简直呵呵,还保证?拿什么保证还?就凭一句话?最起码有点质押有抵押的东西吧,什么都没有。股票行权价3.5,我看了一眼现在的价格,2.1,最高价到过4.2。市场没有什么成交量,这半年几乎是一路平线,也就是说很可能买盘和卖盘,都在老板自己手里。拿了这股票,但凡我要行权我就亏,按照公司现在这运营情况,估计涨回3.5可能我得传承到下一代了。

  金诚集团道出了所谓PPP的真实面目

  投资者:一位老太太听完可能更是一脸懵逼了,继续絮叨着:“我不要你们的股票,我也不要利息了,你就把本金还给我就行了,亏30%我也认了,我真的是看病的钱都要没了呀,这是我的棺材本啊?!?/p>

  投资者:“这位领导,既然叫我们来了,让我们签东西之前,你们总还是先让我们了解一些情况吧?!蔽宜?,“这样吧,你先给我们解释一下不能兑付是个什么意思?既然我这个钱是借给政府建设项目的,那么还钱的总该是政府吧,难道是政府不肯还钱?”

  金诚回复:“这位客户您好呀,你要相信我们,我们是一家负责任的公司,我们运营一直很好。这次是我们的疏忽,领导也在批评我们。

  我们没有做好流动性安排,我们只是流动性有点紧张,导致这次兑付困难。但是我们已经在处理资产了,我们一定会尽力兑付的?!傲斓妓?。

  投资者:“流动性困难?你有啥流动性困难?按照你之前说的,我借钱给政府,管你流动性毛事?你得给我好好解释一下。我是不能理解了,我第一次听财富公司说自己流动性困难。

  金诚回复:“我们以往每个月的募集量是3-5亿,多的时候有8-10亿; 加上由于5月监管实施处罚停业半年,我们不能展开募集,6月兑付的金额有10亿,我们募集量只有2亿,6月是公司筹措了许多资金兑付掉了;但是7月的募集量只有几千万,本金无法兑付,只能兑付部分利息,所以我们决定统统展期。

  我们的金融产品期限一般是1-2年,但是项目的建设期一般是3-5年,所以通常都需要由发行后面的基金来兑付前面的资金,最近募集非常困难,所以我们的资金流动性有点紧张。

  到这大家应该明白了,原来金诚承诺的所谓收益跟你投的项目没啥关系,你的本金和利息是从金城集团的口袋里来,或者说是从后面的接盘侠的口袋里来。在这建设期内,政府是不出一分钱的,这中间需要民间资金自行解决。然后项目建设完成通过验收,政府才会分期拨付款项,并且最多承担的利息成本也就6.5%,根本不可能承担公司给我承诺的收益率。

  所以在建设期的时间内,金城集团需要不断募集新鲜资金来付上一期的客户本息,募集不到新资金就是他所说的“现金流紧张“甚至是”资金链断裂“!但是政府会不会还钱呢?会的,除非项目按期完工并且通过验收!所以,如果这期间金诚集团还是募集不到资金的话,很有可能建设都不能完工,也就别谈政府按期还钱了。

  二、东方园林的PPP生死之路

  东方园林目前出现的局面的原因,比如PPP步子迈的太大,周期长、高负债、股价大跌、股权质押、存货无法按时结算和部分应收账款无法回收等现象。那么媒体圈很多也报道了这一事件,也罗列了一大堆数据、原因等等,那么我在此就补充几点大家所没有谈到的。

  东方园林虽然接了很多PPP,但都是一些烂PPP

  对于PPP的概念也许大家都有所了解,但是可能了解的不是很深入。PPP的含义是Public-PrivatePartnership,也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业务。比如政府要修个市政广场,可以做成PPP项目,交由相关社会资本去运作,回头通过市场化运作和经营,社会资本获取相应的收益。本来这是一个多赢的政策。但是众所周知,现在大部分金融机构都开始给PPP项目“断供”了,问题出在哪里?

  其实这就要涉及到当时国家推行PPP的初衷了。财政部2013年开始出台鼓励PPP业务的政策,发改委、财政部等部委在2015年开始大力推广PPP业务,当时的本意是通过这项业务取代各地的政府投资公司,也是相当于为政府减轻债务。但是我们都知道,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。现状是各地方政府的投资公司并没有被取代,反而好像活的越来越滋润了(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要严控PPP的原因)。因为你要知道,一般政府主导的投资项目,首选是各地方政府的投资公司,其余被挑选剩下的最苦最累且没什么油水的才会拿来当PPP业务做。而这在我们《国企央企的PPP时代,东方园林何以独步天下?》一文中,我们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,东方园林所接的PPP项目基本上都是这类项目(生态环保水治理类项目,且占比超70%)。

  东方园林没有看清政策的风向

  除了东方园林接了烂PPP以外,还有就是没有看清形势。因为我们都知道和传统融资方式略有不同的是,PPP模式前期需要企业巨额垫资(动辄上亿元),换句话说,该模式受外部金融环境影响巨大,政策松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,倘若国家调控收紧,影响会非常剧烈。

  实际上,国家并不是没有给何巧女的东方园林谨慎对待“PPP项目”的机会。早在去年11月财政部就发布了《关于规范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》。当时很多民营企业对PPP项目的态度都变得尤为谨慎,由原先的蜂拥而至变为了观望。

  而在今年就在今年4月出台的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(业内称“资管新规”)相当于明示了,意味着政策的全面收缩,表明“非标”类融资将会被全面挤压,民营企业或成为监管的“重灾区”。但是东方园林依然没有刹车,仍然大举接PPP。这才导致了其需要不断的接项目,靠新项目的资金来维系老项目,否则就是崩盘。所以从这我们要吸取教训,做政府类项目,一定要看政策风向,而不能一味埋头。

  PPP吃多了国企降负债,而民企则是要命

  当然了,我们上面说了那么多东方园林的不是,但是那全都是东方园林的错吗?不是的,因为PPP融资难的问题不是东方园林一家的特色,而是几乎所有民企的痛点。但是你看,同样的经营模式的为什么国企(尤其央企)可以融到资?所以这就不是项目问题,也不是单个企业的问题,而是体制问题,难道不是吗?

  国企(尤其是央企)更容易抓住PPP带来的发展机遇,因为“PPP模式”是有钱人的“游戏”,国企主要具有三方面的优势:信誉优势,银行乐于把钱给国企;市场的优势,在高压的反腐态势下,政府官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敢把项目给国企;能力的优势,大型建筑国企在品牌、规模、能力上更胜一筹。几个优势叠加,使目前绝大多数“PPP”项目成了大型央企、省级国企、上市建筑企业的囊中之物。另外与民企相比,央企做PPP最大的优势在于和地方政府沟通成本更低,以及更容易获得相对低廉的融资成本,央企能够拿到政策性贷款。而这些都是民企所无法比拟的。

  起死回生的新玩法

  那上面我们说到了根本点,那是不是有一种央企国企和民企相结合的路径呢?是的,这就是为什么东方园林要和三峡集团联姻的根本所在。

  三峡集团是长江流域实力雄厚的央企,此前合作如中国建筑、中国铁建、中国能建,中国中铁、中国电建、北控集团、碧水源等均为赫赫有名的央企或质地优良的龙头企业。而东方园林在生态环保业务领域的领头羊地位自然不言而喻。在本次合作中,双方将借力三峡集团超大型央企的资金和项目资源优势,而东方园林则以“轻资金、重技术”的方式参与生态长江、绿色长江的?;ず透脑?,此举有望成为环保领域国资与民企共同参与PPP模式的创新样本。

  此举将充分发挥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在资金和技术方面的不同优势,也极大程度缓解了因PPP项目融资回款周期较长而对民企资金面形成的掣肘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国资与民企以联合体的形式中标,由国企作为主要资本金出资方,民企作为技术提供方,通过工程利润反哺与确保资本金收益,这种全新模式,或将成为未来PPP项目的主流趋势,也充分体现了行业领先者的应变能力。

  那么近期东方园林一直在埋头推动与央企、地方国资PPP项目的合作,例如10月初,东方园林与中车环境就签订业务合作框架协议,双方将在全域环境综合提升、乡村人居环境整治等方面开展多种模式的合作?;诙皆傲智看蟮氖谐∧芰?、技术能力与创利能力,足以为国资带来大量优质投资项目机会和资本金投入的稳定回报,有消息称,国资方的反馈十分积极,还有多家央企、地方国资平台正与其展开密切接触、深入洽谈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东方园林这种对于PPP模式的创新与探索,堪称PPP模式的东方之道,可谓给国家重大生态环保PPP项目的落地,指出了一条可行之道。国企的资金优势与融资能力优势明显,民营资本技术实力雄厚,运营能力强大。让国资成为PPP项目的主要投资方(即承担SPV公司的资本金),从资金层面推动国家级及各区域重点项目落地,让民企成为PPP项目的主要设计建设运营方,从技术与人才层面保证项目的建设质量与运营效率,这应该是后续大型PPP项目模式的破题之道。

  因此很多人说:从本次东方园林与三峡集团的合作模式来看,民企参与PPP资金难的痛点有望迎刃而解。我觉得这还为时尚早,因为在以政府为主导的去杠杆的潮流中,国企央企也面临的同样的问题,那么这就又好像回到了原点,这么多钱从哪里来?有多少个三峡集团能够英雄救美?是再次加杠杆吗?

  我们唯一能肯定的是,至少目前的东方园林已经出了ICU,不会像金诚集团一样,成为一个即将倒下的庞氏骗局!

在线阅读 | 下载 信息简报 | 项目季报

更多>>拟在建|VIP项目

更多>>项目聚焦

更多>>投资动态

更多>>投资政策

更多>>经济要闻

更多>>BHI视点